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量劫证道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坏人(中)
    ,

    量劫证道梦月之约第二百八十六章坏人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命运加持吧!

    但无论是命运加持还是命运使然,自己都应该好好的对待。

    而不是乱用命运赋予自己的特权,这特权也是自己拿命修炼换来的福分。

    张慧婷紧张的四处张望,还时不时的偷瞄自己身边的莫少甫。

    莫少甫心中很无奈,这丫头都紧张到这个地步了?

    张慧婷试着叫了一声,莫少甫点点头,算是回应。

    张慧婷一听小脸立刻就煞白了。

    莫少甫举起手,制止了张慧婷的话语。

    张慧婷没有想到莫少甫说这些话

    「哎!我真是走了狗屎运,不就救了你几次你就对我念念不忘,我真的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你这么好的姑娘,要姿色有姿色,要才华也有才华,不能说特别优秀,而是就很优秀了,难道不应该让自更加优秀?

    提升修为,在修真界实力才是最终的话语权和决定权。你的送礼物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也了解,我之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张慧婷听着莫少甫点破自己心中的秘密,脸色都不太好了。

    「我知道,其实我刚刚有很多办法避开你,但是我曾经也这么暗暗的对一个人有一些说不上来的感觉,我能够体会你心中的难处。

    但是我们终究最多还只是朋友,就算是到最后也只是好朋友,因为我身边已经出现了好几个好女孩子。

    我不能够在继续任由我自己的感情胡乱发展,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和必须做的事情,但是今天我莫少甫告诉你。

    张慧婷,你只有好好的活着,好好的修炼,好好的提升修为,好好的努力的变强,这样你还可以应对将来很多的事情。

    其实我心里面还有一个小九九,也不害怕你笑话,我最近还发现自己安静下来之后,去仔细想一些问题,我很害怕孤独,我记忆中我是一个孤儿,被邻居家大伯收养,」

    张慧婷侧过头看着莫少甫,二人并肩而走,和周围人来人往的行人一样,变成了人流在这繁华的街道上面流动。

    莫少甫叹一口气,接着说「可能我这么想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我在想我以后修炼成为一方强者之后,我身边和我有过经历的人。

    都还好好活着,无论是他成家立业也好,开宗立派也好,还是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也好,只要他们还活着,我都愿意和他们坐下来,喝一杯酒,聊聊这人生。

    其实修士很孤独的,夺天地造化,逆天改命,随时都会魂归故里,甚至连肉身都会在渡劫中变成灰尘,世俗间还有天伦之乐,夫妻之乐。

    亲情之乐,而修士还有什么,一个打坐,几年,几百年,几万年,甚至就是一辈子,如果哪一天我回到海蓝星。

    而你已经变成了一块石碑,那岂不是很可惜,我还想和你坐下来聊天,说些年轻时候的事情,当然前提是你还没有

    嫁人,可就算是嫁人了又如何?

    我照样可以找你聊天,只是你要还活着,活着就必须依靠寿元,而寿元只有提升修为才有。

    你说你花费这么多代价,就为了一个礼物,就为了自己心里面那一点点慰藉,不应该,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办法。」

    莫少甫说完,张慧婷眼泪在眼珠子里面打转。

    张慧婷使劲的捂着自己的小嘴。

    而莫少甫举起手察了她的泪水。

    张慧婷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张慧婷,我现在的修为,基本上在元神修为之下的人,在我面前我都可以为所欲为,我其实很坏,我一直给自己找无数个理由和借口去做一些所谓正确的事情。

    其实今天的事情还有一个更加好的解决办法,直接抹去你和我之间的记忆,可是我觉得这么做,不符合我的本心,我本心极色,极坏,极,额,词穷,」

    张慧婷被莫少甫这话逗的又开怀大笑。

    张慧婷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只能红这脸,红这眼珠子,怒视莫少甫。

    可是一想到石天羽有可能还在监视自己,莫少甫连忙拍着自己的脑袋。

    莫少甫带着张慧婷进入了一个酒楼,就是昨天晚上的酒楼,还是三楼,还是昨天的位置,还在自己,还是一个对自己有这一点点感觉的女孩子。

    张慧婷还没有坐好,在打量周围的装饰,莫少甫就悠悠然的开口

    张慧婷不知所措,眼神中很是失落。

    莫少甫挥挥手,示意傍边的侍女可以退出房间。

    「哎!我刚刚费劲口舌,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两个意思,第一意思就是,你这礼物现如今的我用不上,第二个意思就是我希望你可以拥有足够多的资源来修炼,这些礼物。

    我也不让你退了,我这里给你一笔火属性灵玉。就当把这里礼物买下来,然后我在送给你,记住这礼物只是防御灵器,比不了你自己身体重要。

    要命的时候,可以丢弃,甚至是破碎了都可以,只要人还在,你以后可以找我要一件,甚至是多件,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好好的活着且还是年轻貌美的活着。」

    莫少甫说完,也不顾张慧婷那不情愿的眼神,还有撅着不情愿的嘴巴,手一挥,取出一个储物袋子,往里面放了一笔火属性灵玉。

    这火属性灵玉在海蓝星是比其他灵玉贵很多倍,随即把血灵芝和七品防御灵器都拿出,和储物袋子一起塞到张慧婷手里面。

    张慧婷是极力推辞。

    张慧婷抬起自己那脑袋,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珠子,眼睛中折射这不服气和委屈,还有伤心。

    可以说是很倔强的瞪着莫少甫。

    而莫少甫自然是不甘示弱,「瞪什么瞪,我要你好好的修炼,这修炼都离不开灵石,你去那里赚取灵石?

    炼制灵符,你需要画多少灵

    符?需要耗费多少时间?

    还赚取了这一点点可怜的灵石?你知道那颗重塑丹田的丹药多么珍贵吗?

    你知道为了救你,我欠石天羽多大的人情吗?现在你给我犟嘴了?

    我让你把东西拿回去,那是因为我现在。」

    莫少甫说着说着,随手一挥,拿出一把品阶不低的灵剑,张口就把灵剑咬碎了,然后轻描淡写的吐出一地渣渣。

    看的张慧婷瞳孔一缩。

    「所以,你这七品灵器对于我来说,也许我只是有点磕牙而已,我肉身力量已经到一种你理解不了的地步,普通的修士,哪怕是元神初期修为的修士,我站在那里让他打一会是没有事情的。

    况且我也不可能自己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让他打,所以你这里礼物确实有点鸡助了,而且我都说了,等于我把这灵器买下来送给你了。你听明白了没有?」

    莫少甫说着把最后一口灵剑渣渣直接吐到张慧婷的衣裙上面。

    张慧婷这会有点懵,也有点不知所措。

    说完就硬塞到张慧婷手里面。

    张慧婷下意识的看一眼储物袋子。

    莫少甫拍拍手,侍女闻声进来

    侍女点点头,随手一点,一个阵法笼罩住坐在桌子上面的二人。

    莫少甫一看,很不错是一个隔绝阵法。

    侍女站在一边,等待上菜的小二。

    随即莫少甫还转过头,很随意的看着张慧婷

    张慧婷看着莫少甫,心中起了惊涛骇浪,这莫少甫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极限了,这随意拿出来的火属性灵玉,置换成为极品灵石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不只是天文数字而是可以买下一个中型宗门了,这一笔资源足够自己修炼到元神,甚至于是渡劫修为,都没有问题。

    张慧婷很迟疑,也很捉摸不透莫少甫,所以拿捏不准,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意思。

    明明是自己给他送礼物,结果现在反而是他送自己大礼,这有点乱,张慧婷需要自己认真的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莫少甫说完,心中也有点心虚,这话,不对是这个意思大概和洛萱萱也说过,哎,反正都是让她们往好的地方发展的,我的目的是好的,所以就无所谓了。

    张慧婷看着此人,很随意的说着很深沉的话。

    莫少甫说到这里沉默的看着张慧婷。

    张慧婷被莫少甫这么一看,心中不免有点胆怯。

    张慧婷给自己找一个台阶,确实说的也是一个事实。

    莫少甫不以为然还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你基本上没有什么亲人了,或者说已经没有什么真正关心你的人了。

    你要学会自己关心自己,世俗间有句话这么说的,天冷了,有父母的回家抱父母,有老婆老公的

    回家抱老婆老公去。

    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只有自己抱着自己,两个手相互搓搓取暖了,你要学会爱护自己,有这么多灵石,你去置换几件像样的宝衣。

    去请宗师来指点你一下修炼,或者去购买一些名贵的丹药,去提升自己的修为,等等都是为了自己好。

    你却为了满足自己那一点点小九九,就放弃了这么多的善待自己的机会。

    善待自己,还是真的善良,如果连自己都不善待,那何来善待他人?

    张慧婷,张慧婷你,你想过没有,如果这次的礼物我稀里糊涂的收了。

    你以后会不会为了这个所谓的心里面好受一点点的事情,而在苦累自己去赚取灵石来买你认为好的灵器?

    何苦?你在仔细想想,十年之后,百年之后,你如果还是结丹巅峰修为也也无关紧要。

    可是千年之后,结丹修为的你还在人世间吗?

    你岂不是,不知道只有人活着才有希望吗?

    你也应该明白,什么事情应该必须做,什么事情是没有那么要紧的。

    你以后要把注意力调整到修炼,变强上面,提升修为的同时还要提升肉身力量,还要多学很多技巧来强化自身的战力。」

    张慧婷听着莫少甫那不同于其他人的言论,虽然听起来不太中听可是确实实打实的真心话,没有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莫少甫看着张慧婷已经大概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心里面也算是放下一块石头。

    自己虽然也心疼这一点点灵石,可是比起灵石来,能够让一个弱女子在这残酷的修真界存活下来,并且还可以不断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这样的好事情,莫少甫宁愿自己少一些修炼资源,毕竟这点修炼资源和自己现在拥有的资源来比较,就不值一提了。

    「还有,出门在外,一个人要保护好自己,你现如今已经是孤家寡人,如果太过于张扬自己。

    势必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盯上,这就好一只羊往羊群里面跳,还乞求狼不要吃她是一个意思。

    我建议你进入天方夜谭一些不太大的分部中,成为里面的一个制符师,一边修炼,一边炼制灵符。

    自己的安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要自己活的低调,不乱跑,具不太可能会被盯上,尽可能的让自己深入简出。」

    张慧婷点点头,而此时饭菜已经备好,侍女一个人安静的把饭菜摆好在桌子上面。

    莫少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张慧婷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散发这浓郁的灵气还有草木的清香,就知道这一顿饭,就让莫少甫大出血了。

    一时间张慧婷鼻子一酸,哭了,自从自己师父魂归故里之后,就没有那一个人对自己这么好过。

    莫少甫刚刚把菜放到嘴里面,又看到张慧婷哭了,而且还那种梨花带雨的哭,莫少甫脑袋转不过来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