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我娇养了疯批反派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药膳
    上官婉凝在众人注视之下十分难堪。

    “贤妃娘娘驾到。”

    众人这才把所有的注意力收回来,纷纷下跪恭迎哥舒颜。

    哥舒颜微微一笑,径自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面前,亲自将她搀扶了起来。

    “你好久没进宫来了,本宫都没个贴心人说话了。”哥舒颜淡淡的扫视了殷语情一眼,笑道,“这封信里写了什么?能不能给本宫看看?”

    殷语情看得出来,哥舒颜跟上官婉凝私交甚好。

    她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到主意,但是哥舒颜不管这些,伸手一夺就把信抓在了手里。

    “这些都是上官大人之前没有交代完的公事,安宁郡主替父亲送过去而已。慕夫人不必大惊小怪吧。”

    殷语情浑身一怔,哥舒颜分明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抬起头正要反驳,对上了哥舒颜犀利的目光,只好哑巴吃黄连,把心里的话默默吞了回去。

    “慕夫人,关于慕大人和婉凝之间的事,本宫也听说了一些。既然慕大人最后娶了你,你就不要再耿耿于怀了。”

    哥舒颜也将殷语情扶了起来,笑道:“虽然婉凝样样比你好,可你也没必要为了之前的事还心存芥蒂。难不成,是慕大人还想着婉凝,对你不好?”

    哥舒颜字字句句都戳中殷语情的痛处,却又不敢反驳,只能噙着泪呆立在原地。

    “行了,你们都退下吧,”哥舒颜牵起了上官婉凝的手,“走吧,本宫让御膳房的人准备了新的点心,你一起尝尝。”

    上官婉凝暗暗松了一口气,从殷语情的身边走过,不由得心情低落。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写给慕景睿的信,慕景睿会交给殷语情,并且当中让她难堪。

    回到家中,上官婉凝强忍着心中悲伤的思绪,听着手下汇报完了所有的搜查工作。

    父亲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音讯全无。

    “难道……真的在神机营里?”

    既然指望不上慕景睿,上官婉凝决定自己亲自潜入神机营调查。

    “尧哥哥,我要搬去德善堂住几天。”

    上官婉凝找到了孙晋尧,叮嘱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麻烦你照顾我好娘。”

    “为什么要去德善堂住?”孙晋尧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神机营是慕景睿统率的地方,上官婉凝担心孙晋尧会多想,便没有如实相告。

    “萧震霆住在家里,我看到这个人就觉得厌恶。”

    这也是事实,每天上官婉凝都要千方百计的躲避和萧震霆相见。她怕自己忍不住上前去扇他两个耳光。

    “也好。”孙晋尧明白上官婉凝的心情,“那你自己照顾自己。你放心,宰相府的事我会帮你看着。”

    有了孙晋尧做后盾,上官婉凝少了很多后顾之忧。

    她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便来到了德善堂,她让李桥替她安排,女扮男装,以大夫的身份光明正大的进入神机营,给神机营的将士们做例行身体检查。

    这个机会,能让她名正言顺的留在神机营好多天,并且接触许多人。

    上官婉凝在给神机营的将士们诊脉时,也会跟他们聊天,从他们口中套取信息。

    她试图找出那天晚上想要将她掳劫走的那个人。

    又是忙碌了一天,上官婉凝一无所获。

    夜晚,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正要宽衣睡觉,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吴将军,这么晚了找我?哪里不舒服吗?”

    “李大夫,你的大好机会来了。”

    上官婉凝来到神机营,对外用了李桥的身份。

    她跟这个吴将军相谈甚欢,笑着问道:“什么好机会啊?”

    “这几天你不是天天给我做药膳吗?我感觉我身体都好了许多。”吴将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今天慕大人来营中巡视,我把你给我做的药膳送给他了。他吃了以后赞不绝口,想要见见你呢。”

    上官婉凝只觉得五雷轰顶。

    凭她目前这点易容术,想要骗过慕景睿恐怕不容易。

    “呵呵,吴将军……你真的……真的是……对我真好。不过,我这人胆子小,听说慕大人凶神恶煞的。我怕见了他我会乱说话。还是……不要见了。”

    “你别听外面那些人胡说。慕大人只是有点儿严肃而已,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他长得还挺英俊的。”

    “但是……”

    “哎呀,你就别但是了。把握好机会,要是他能提携你一把,说不定你就进太医院了。”

    上官婉凝哭笑不得,吴将军不理会她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拉着她就往慕景睿的房间走。

    “进去吧,靠你自己了,别紧张。”

    吴将军把上官婉凝送到了书房门口便匆匆离开了。

    上官婉凝只好硬着头皮敲门进去。

    她看到慕景睿坐在书桌边看公文。

    慕景睿抬头朝着她看过来,她急忙低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就是来替神机营将士例行检查身体的大夫?”

    “嗯。”上官婉凝尽量让自己不需要说话。

    “我听这儿的同袍说你的医术不错。”

    “嗯。”

    “正好,我前些日子练功的时候伤了肩膀,宫中御医治了好些日子,伤口都是反反复复的。你帮我看看。”

    “啊?”

    “怎么?不行?”

    “不是……只是我没有带药箱,我先回去拿。”

    上官婉凝转身就要逃,被慕景睿伸出一只胳膊挡住了。

    “你要什么药,我这里都有。若是没有……你说一声,我让其他人去拿。”

    上官婉凝低头轻咬着嘴唇,似乎是逃不掉了。

    “那……好吧。”

    慕景睿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上前一步靠近了上官婉凝,张开了手臂。

    “干什么?”上官婉凝抬起头,对上慕景睿深邃的眼眸,急忙又心虚的低了下去。

    “你不替我宽衣,怎么看得到我的伤口?”

    上官婉凝无奈的闭了闭眼睛,她开始怀疑慕景睿是不是已经看穿了她的身份,所以故意难为她。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去,去解慕景睿的腰带。

    当她脱去慕景睿的上衣,他的腹肌展现在她的眼前,她瞬间羞得满脸通红。

    “继续啊。”慕景睿淡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