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网游小说 >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女人的来电
    宁华智甩手出门,车开走的声音像碾在宁母神经上。

    她追出去看着车走远,回去餐桌边,又阴沉着脸开骂:「儿子都进监狱了,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他还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我一个人的儿子吗?说不该娶我回来,还怪我没管教好孩子,他倒是开始后悔二三十年前的事了!又不知道去哪儿鬼混,什么都不说一声……」

    旁边默默收拾的保姆也算是看着这个家倒下去的,虽然不了解别的,但对网上都传得热火朝天的事情,还是忍不住帮忙说一句。

    「宁总是去公司吧,现在公司情况不太好。」

    应该说是相当不好,公司都要垮了,钱都要飞了,她这个当女主人的还无知无觉。

    哪成想刚说完,就被宁母陡然拔高的声音劈头盖脸骂了顿。

    「你怎么知道他是去公司?!你多了解他?用得着你来***的话?保姆就干保姆该干的事!你是不是觉得我儿子进监狱了我在这个家就谁都能教训一句了?!」

    那刻薄的嘴脸,瞪大的眼睛,看着就瘆人。

    保姆被骂得莫名其妙,但看在还有钱拿的份上,也只有默默承受,端着收走的碗筷进厨房。

    客厅里只剩宁母一个人,都还在骂,从天骂到地,声音尖锐又难听。

    保姆处理完餐桌的卫生,照常把单独分开的一份饭菜端上楼。

    宁思瑜已经好几天没下楼吃过饭,特别是昨天宁斯云被正式判刑后,宁母回来就站在她房间门口又哭又骂闹了一个小时,还差点闯进去掐死她。

    之前是她被关在里面出不来,现在是她自己也不想出来。

    每天的活动时间只在宁华智和宁母不在的时候,活动范围也只在不会和他们撞上的地方。

    保姆撞见过两次,那青黑的眼袋,还有沉默寡言眼神恍惚的样子,看了都让人止不住叹气。

    好歹是服务这么久的东家,保姆和宁思瑜接触的时间也算长,就在最后的受聘时间里,多照顾她点,偶尔还能给她的碟子里加一两个女生都爱吃的甜品。

    今天的饭菜也加了,是一份焦糖布丁。

    不过保姆才刚上楼梯几步,就被宁母叫住。

    为保不再被借题发挥指着骂,她动作都是轻手轻脚的,没想到还是被盯上了。

    宁母盯着她问:「你去干什么?」

    明知故问的事,保姆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小心翼翼回答:「给思瑜小姐送饭。」

    「送饭?」宁母冷笑一声,「谁让你给她送的?她吃什么饭?还有什么脸吃?不准送!」

    「可是…」

    「我说不准送就不准送!」宁母陡然加大声音,走过去把那份饭菜挥在地上。

    「砰咚」两声,饭菜撒了一地。

    宁母还像泄愤一样,在那个焦糖布丁上踩上两脚,活脱脱一个暴躁难安的母狮子。….

    「她没有脸吃这个饭!就让她饿死算了!能因为点嫉妒就害亲弟弟去坐牢,这种人还活着干什么?!我当初就不该生她!该把她掐死!」

    骂完闻着那饭菜的香味,又想起宁斯云来,眼泪跟着流。

    「我的斯云,他以前最爱吃炖牛腩,现在不知道能不能吃到……」

    保姆身上汗毛都在起立,连忙逃离楼梯口。

    偌大的别墅里,就她们三个女人。

    母女有仇,一天能闹上两三次,整个家里都弥漫着一股枯朽的腐烂味。

    保姆待得难受,准备过完这两天就辞职走人。

    午休时间。

    宁母终于回了房间,死气沉沉的宁思瑜下楼来找东西吃。

    保

    姆给她重做了份,实在怕楼上的人听到声音又冲出来,还劝她上楼动静轻点。

    现在宁母就是个听不得一点声音见不得有活人的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

    但宁思瑜没听,她仍然正常上下楼,声音足够没睡着的人听见。

    看着像对即将发生的吵闹并不害怕,甚至有种故意引发战争的意思。

    好在宁母的房门一直没打开,宁思瑜吃完饭安全回了房间。

    实际上宁母现在没空外面的声响。

    她接到了一通电话,注意力都被紧紧抓牢在电话那边那个人身上。

    「宁太太好啊。」是个从声音就能听出妩媚和挑衅的年轻女人。

    时间倒回很多年前,她接过也打过这种电话,对这样的开头不能再熟悉。

    但从宁斯云出生长大后,就没有人敢找上门来了。

    她立马警惕起来:「你是谁?」

    「我是谁你听不出来吗?也是,宁太太小三上位这么多年,有子万事足,做了什么都能凭着你那个宝贝儿子翻篇,对我们这种人根本用不着在意。」

    对面的女人笑着往她最痛的地方扎刀:「不过听说你儿子现在坐牢去啦?怪不得宁总又来我这儿坐了坐。上次来的时候还是两年前吧?当时宁太太威风十足的,像个总管太监,让人给我喂避孕药呢。」

    宁母确实已经想不起这人是谁。

    她生下宁斯云后,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借着宁华智对儿子的看重,要求和宁华智有花边新闻的所有女人都必须吃药,不准再有人怀孕,和她的儿子争权。

    那个女人听她不说话,又说:「宁太太也是小气。自己就是气死原配上位的小三,还非要端着正牌太太的架子掐灭别人的想法。管不住自己丈夫,就只能教训别人。

    但我还以为你能借着儿子耀武扬威一辈子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遭报应了哈哈哈。宁总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没了儿子当保障,就看看你什么时候也跟那位原配一样,被气死咯。」

    说宁华智找女人,她还木着脸没怎么样,但一提到「没了儿子」,她就癫狂似的大骂出声。

    「***!你才没了儿子!坐牢而已,几年就出来了,宁家照样是他的!宁华智最多给你买点包给套房当嫖资,我才是她儿子的亲妈,是宁家的女主人,你现在拿了好处还敢捅到我面前来?!」

    「哎哟,真好笑。看得出来宁总当初娶你,确实完全是为了儿子了,不然就冲你这个脑子,你就算在床上扭出花来,他也不会多看你两眼。

    有头有脸的人,哪会要这种蠢货啊,你该庆幸你儿子没随你,否则早十几年前你就该被踢出宁家大门了。」.

    九方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