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闪婚后,池总狗腿的想要二胎 > 正文 第十七章他不吃人
    ,

    “什么?!池屹醒了!!”

    “什么?!池屹醒了!!”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发出的,只是后者很模糊,几乎是用“呜呜”声说出来的。

    阮今安并没听清池君浩说的什么,但从他的音调上来判断。

    大意跟她说的是一样的话。

    池屹就这么……醒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一时间两人都愣在原地,阮今安是高兴的说不出话,而身后的池君浩,是被堵住了嘴,想说也说不出来。

    “太太,先生还在家里等您。”

    保镖大哥见阮今安还在犹豫,立刻侧身做出了“请”的姿势,示意她不要再浪费时间。

    阮今安惊魂未定,双眼发木的瞥了一眼身后的池君浩。

    保镖大哥见她眼中满是惊慌,误以为是在担心池君浩,语气冷冷道:“太太,先生大病初愈,刚知道您的存在,您还是不要让他等太久了为好。”

    阮今安没听出来他话语中的内涵,单纯的以为是催她回家。

    转念一想,以池屹的做派,他们这些手下人也未必好做,怕是平日做事也都是提心吊胆的。

    阮今安不忍心让他们为了自己挨骂,赶紧加快脚步,一众保镖立刻围在了她身边护送,一路送到校门外的黑色劳斯莱斯跟前。

    池君浩也被他们一路扭送过来,只不过,他上的是后面那辆面包车。

    原本一场浪漫的求婚,却以这样震撼的形式收场。

    围观群众纷纷错愕。

    粉头发女生在看到阮今安被保镖请上了豪车后,更是吓得险些咬了舌头。

    她自从来到云景大学后就一直是池少的小迷妹,因为打听到池少喜欢的女明星最近染了粉头发,她这才跟着效仿。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想要表白,却看到池少当众表白!

    刚才她说那些酸话,也不过是一时想不通罢了,可谁能想到,被求婚的阮今安居然背后隐藏着这么强大的势力!

    粉头发越想越后怕,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

    阮今安自打上了车,心里就没安分过。

    “池屹他……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吗?”她小心翼翼发问。

    保镖大哥并未回头看她,直直的盯着前方,“房间里有一些您留下的生活用品,先生问我们,我们就如实回答了。”

    原来他已经知道他们结婚的消息了。

    阮今安心里默默念叨,转头又好奇问道:“那……他知道了以后有什么反应吗?”

    保镖大哥顿了一下。

    随即,他板着脸看向阮今安,语气严肃:“先生不喜欢别人揣测他的心思,太太,您刚来家里不久,之前先生也一直昏迷,有些事情您还不太了解,但我劝您,不该问的事儿,少问。”

    说完,保镖大哥立刻扭过头去,只给阮今安留下了一个冷漠的后脑勺。

    阮今安:“……”

    怪不得是池屹手下培养出来的人,个顶个的都跟他一个怪脾气!

    还什么不该问的事儿,少问。

    感觉他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下一句,“要不然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要不是因为还稍微顾及着阮今安的身份,他肯定会把话说得更狠!

    话不投机半句多,阮今安也没心情继续打听。

    车速很快,阮今安坐在车里,感觉几乎要飞起来似的,虽然心一直悬着,这种强烈的失重感也令她浑身发麻,但为了保住这份“太太”的沉稳,她硬着头皮强装镇定。

    ……

    到了池家。

    阮今安下了车,站在熟悉的大门前,看着院儿里跑出来迎接她的王嫂。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好不真实。

    越往里走,那种恐惧的感觉越发明显!

    “王嫂,池屹他现在心情怎么样啊?”阮今安试探着发问。

    王嫂扭头对上她眼底的恐慌,抿嘴一乐:“太太不必惊慌,先生只是看似凉薄,其实人很好的!再说了,您二位已经成婚,您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池太太,这婚虽然是老太太主张的,没有问过先生的意见,但毕竟特事特办。”

    “先生最听老太太的话,不会太过刁难您的。”

    阮今安暗叹大事不好。

    不会太过刁难她?!

    那意思……就还是会刁难她,只是不会太过分了呗!

    而这过不过分的标准线,必定也是池屹来定的。

    阮今安一边硬着头皮跟王嫂进屋,一边默默在心底担忧着自己这条不值钱的小命。

    王嫂没有带阮今安去卧室,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这还是阮今安第一次见到书房的原貌。

    之前池屹昏迷的时候,书房都是锁上的,王嫂说这是先生的私人领地,不喜欢别人进入。

    吕医生刚从书房出来,应该是刚给池屹做完检查。

    他见来人是阮今安,赶忙上前笑眯眯的叫了声“小嫂子”。

    本就心虚的阮今安吓得一哆嗦,食指抵住嘴唇,小声“嘘”了半天,眼睛时不时的朝屋内瞥。

    吕元勋不知其意,但还是下意识俯下身子凑上去小声询问:“小嫂子,怎么了?是我哪句话说错了吗?!”

    转念,他又觉得不对劲。

    刚才他不就叫了一声小嫂子,也没说别的啊!

    阮今安见他还这么叫,急出了一身汗。

    她连连摆手:“嘘嘘嘘!你别叫了!我还年轻,还没活够呢,我和他结婚本就是走个形式,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叫,万一他一个不高兴,我……小命不保啊!”

    “噗。”

    阮今安话音刚落,吕元勋立刻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捂着嘴憋笑,声音有些模糊:“小嫂子,你之前不是也一直盼着池屹醒过来吗?怎么现在他真的醒了,你反倒怂了呢!”

    阮今安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没再搭他的话茬。

    “小嫂子别怕!他只是看着有些吓人,不吃人的,虚张声势罢了。”

    吕元勋做出加油的手势给阮今安鼓劲儿。

    看在他这么真诚的份儿上,阮今安决定信他一回!

    她稳了稳心神,反复深呼吸,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书房门。

    ……

    池屹大病初愈,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很容易犯困。

    他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突然,眼前门“吱呀”一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