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奶凶崽崽当团宠,三界撑腰横着走 > 正文 第185章纠结
    ,

    听着她似嗔似怒的语气,澹台的心里紧了一下,心里那股不自在的感觉顿时烟消云散,他解释道:“本座没有,本座只是有些不适应。”

    确实是不适应,那么大反应,贺宝宝都看出来了,纠结得眉毛就没放下来过。

    她仰着下巴,趾高气昂:“你在纠结什么,你难道会因为我不是小孩子了,就不管我,不宠我了吗?”

    “不会。”澹台垂眸看她:“不论你变成什么模样,在本座这里一如既往。”

    他澹台不是那种人。

    “那你便像往日那般就是,你这样我会害怕的。”

    贺宝宝直直地望着他,他不喜女子近身她是知道的,今日若是不把话同他说清楚,以他闷葫芦的性子,指不定要纠结许久,时间长便与她产生嫌隙了。

    她的话像一颗小炮弹似的在澹台的心湖里荡起涟漪,他瞬间联想到,小东西瞧着自己突然的变化,心里定是恐慌的,他若再刻意疏远她,她心里只怕该害怕了。

    思及此,澹台将手落在贺宝宝的脑袋上,如往日一般揉了两下:“方才是本座的错,本座向你道歉。”

    他勾起唇角:“不论你变成什么样,依旧是那只蠢东西。”

    古灵精怪,伶牙俐齿,将魔宫搞得天翻地覆的混世魔王。

    “这才是我认识的大魔头。”贺宝宝心里松了口气。

    知晓他还需要点时间,但好歹是同他说清楚了。

    “此次会变成这样我也很意外,你不许躲着我,心里有何事记得同我说。”

    澹台点头。

    他将手收回,起身转过身子:“你先将衣裳穿上,莫要着凉了。”

    他这么一说,贺宝宝这才反应过来,她突然变大,身上的小衣裳肯定支撑不住,难怪大魔头会将她裹进毯子里。

    瞧着澹台挺拔的身影,想到在人界时,她有先见之明地买了几套衣裙,贺宝宝眼里划过一抹狡黠,她苦恼地开口:“可是我这里没有能穿的衣裳。”

    澹台的身形一顿,显然也才想到这个问题。

    他抿了抿唇瓣:“本座吩咐魔女去拿。”

    “魔女又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衣裙。”一句话成功让澹台止住脚步。

    他转身,同贺宝宝对视上,果然,下一瞬就听她笑道:“你去帮我拿吧,我平时里的衣裳都是你准备的,你肯定知道我喜欢什么。”

    澹台本想拒绝,但看到她水灵灵的眼睛,顿时就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好像是她说的那样,小东西爱美,魔女拿回来的衣裙她应当不会喜欢。

    “嗯。”澹台闷闷地应了一声:“你且等着。”

    贺宝宝望着他离去的模样,笑的合不拢嘴:“走路都不自在了,看来是被惊到了。”

    笑得脸都僵了,贺宝宝才停下来,抱着膝盖,若有所思:“大魔头到底是不是金龙啊?”

    “我与他的相遇真的只是一个任务么,为什么我觉得像是宿命的安排。”

    回想起神女说的故事,贺宝宝有些不相信所谓的任务了。

    “天道究竟是谁?现在又在何处?”

    为今之计就是除了天道这个隐藏的祸害,不然贺宝宝总担心原著中的剧情会上演。

    系统钻了出来:

    牵涉其中,她早就没有脱身的可能。

    “我还以为你不存在了呢!”贺宝宝讽刺:“你快说,当初选我完成任务,当真只是因为我的一句话?”

    系统有些心虚:“本系统只是根据主系统的提示行事。”

    “你果然是骗我的。”贺宝宝翻了个白眼,想要生气却发现除了有些不满外也没了别的。

    “我谢谢你了。”贺宝宝被它逗笑。

    澹台很快就拿着几套漂亮的衣裙回来了,扫了一眼,是她喜欢的款式和颜色,就是这款式貌似没见过,应该是魔宫最近流行的新款式。

    “快些换上。”

    贺宝宝接过,慢吞吞地挪去了内间换上衣服。

    许久之后,内间里传来贺宝宝小心翼翼的试探声:“大魔头~”

    “怎么了?”

    听到他的回应,少女的声音中多了几分羞赧:“这破衣裳我不会弄啊,你快进来帮帮我。”

    这衣裳丝带过多,穿插的位置不同,贺宝宝弄了半天都搞不明白。

    想到贺宝宝向来笨手笨脚的样子,澹台无奈地捏了捏眉心。

    即便长大了,也改不了她蠢笨的属性。

    “快点啊。”里面催得紧,想了想,澹台抬步走了进去。

    他的底线在贺宝宝这里早已不值一提,拿她毫无办法。

    澹台进去迅速地扫了一眼,贺宝宝的衣裳已经穿上了,唯有那几条需要穿过两肩的丝带有些没有办法。

    脑子还未有所动作,手已经下意识地伸了上去,将她的丝带弄好。

    很快他就出声:“好了。”

    贺宝宝没有回头,望向面前的镜子,所以很合身,也很漂亮,在她身后,大魔头面无表情地站立着,身材高大挺拔,她只到达他的胸口处,衬得她整个人小巧了许多。

    “你笑什么。”澹台听见了他的笑声。

    贺宝宝回头看他:“大魔头,上一次我们两一起照镜子时,我连你的腰都没到,如今到了你的这里,好奇怪啊~”

    手指落在了他宽阔的胸口上,泄愤地戳了两下。

    “别闹。”澹台一把抓住她的手:“既然好了,便出去吧。”

    以前不觉得,如今待在内室里,只觉得逼仄非常。

    “走吧。”知道他待不住,贺宝宝很自然地拽着他的衣袖走了出去。

    澹台默了默,任由她拽着。

    出了内间,澹台就要离开,贺宝宝一把拉住了他。

    “大魔头,以前的事你可还记得多少?”

    “问这个做什么?”澹台犹疑地看着她。

    联想到她今日的举动,他继续说道:“可是又看到了什么?”

    看到的还是与他有关的。

    “你先回答我。”贺宝宝必须得确定大魔头究竟是不是那金龙。

    澹台抿唇:“本座说过,不记得了。”

    “一点都不记得了?”

    “嗯。”

    他早已将记忆丢弃,许多事都不记得了。

    “那我的身份,你可看出来了?”此次她引起的动静不小,以大魔头的能力,只怕是猜到了她的身份。

    “你在担心什么?”澹台反问:“即便知晓了又如何,在本座眼中,并无不同。”

    他没有直接回答,但贺宝宝听出他的意思,他确实是知晓了自己是神女转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