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极光之意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九鼎吃货
    ,

    梦心之和宗极讨论起历史,也一样是忘了自己在打太极。

    梦心之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记忆力的,她不解地问:“周朝哪个史料说过民以食为天?”

    “就在《尚书》的《周书》里面。”宗极卖了个关子。

    “《尚书·周书》里面哪里有这句话?”

    “《尚书·周书·洪范》里面,是不是有说过国家的八种政务?,首当其冲的就是,接着是,民以食为天、货次之。”

    宗极顿了顿,一脸感叹道:“我以前不明白,你们年轻人为什么总说自己是,认真研究了一下,原来周朝的时候就已经有的说法了。”

    梦心之被宗极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给逗笑了:“爸爸真有才。”

    “哪里啊,要说有才,还是你们年轻人有才,连阿意都说自己是吃货。”宗极继续一本正经,“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一个的都这么会引经据典,真是让我们这些中老年人汗颜啊。”

    “爸爸,你这是在偷换概念,在西周指代的是国家的经济财政。”

    “哪儿偷换了?《尚书·周书·洪范》里面说国家有八种政务,。阿心,爸爸就问你,这个是不是原文?”

    “是原文没有错。”

    “那不就结了?”

    “爸爸,这句话明明说的,第一叫农业,第二叫商品,第三叫祭祀,第四叫工程,第五叫教化,第六叫治安,第七叫宾客,第八叫军事。”

    “那农业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就是农民种粮食?”

    “是的,爸爸。”

    “那粮食种出来是要干嘛的?是不是就是为了吃?”

    “对的,爸爸。”

    “那是不是就是?爸爸就问你,事实清不清晰,逻辑有没有问题?”

    “很清晰。没问题。爸爸。”

    “所以说啊,爸爸还是很佩服你们年轻人的,随随便便一开口就是。这两个字,简直博古通今、醍醐灌顶。”

    梦心之竖着两个大拇指给宗极点赞:“这两个字是真真有水平,超超有文化。”

    宗极用同样的动作回应:“那可不!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出自四书五经。”

    “爸爸,那我盗墓的时候只能带走一件,鼎簋甗豆要先带哪一样啊?”

    “阿心啊,你盗什么墓啊?那得多危险啊?”

    “我说的是写盗墓小说,总得一件一件分开写,对吧?我要是写,我进入了一座墓葬。我拿到了所有我想要的。然后我出来了。三句话不就写完了吗?”

    “爱心啊,不是爸爸说你,你用逗号的话,一句应该也能写完。”宗极又是一本正经:“你这书都还没有念完,可不能这么快就念成太奶奶的裹脚布啊。”

    “爸爸,你竟然说我给你私人订制的盗墓小说又臭又长,爸爸,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看。”

    “不不不不不,太奶奶的裹脚布可香了,咱家太奶奶,压根就没有裹过脚。她那裹脚布,还绣着花呢?”

    “真的假的?”

    “真的。等什么时候年代久到可以做文物了,爸爸就拿出来给你看。”

    “好的,爸爸。”

    “阿心啊,你知道一言九鼎出自哪里吗?”

    “《史记·平原君列传》?”

    “不不不,司马迁仍然只是个做记录的。你不能因为司马迁先写到,就以为是他的原创。”

    “好的,爸爸,我以后一定更严谨。”

    “这就对了,一言九鼎这个说法,肯定也是从周朝传下来的。”

    “爸爸,你是想说,姬旦对吧?”

    “没错了。就是姬旦。”宗极特地强调了一下,“不是我们平日里吃的那个鸡蛋你知道吧?”

    “嗯,周文王姬昌的第四个儿子姬姓,名旦。”

    “对的,姬旦建立了一整套典章制度,用来规范贵族阶层身份等级和行为方式,把周朝弄得礼制森严。”

    “嗯,这个我知道,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元士三鼎二簋。”

    “这就就结了嘛!只有周天子吃饭的时候能用九个鼎,一言九鼎就是君无戏言。”

    “爸爸言之有理。”

    “阿心啊,爸爸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你要是在梦里能走进周朝的话,能不能帮爸爸看看?”

    “看什么?”

    “那鼎不是装肉的嘛,你要是能实地考察,你帮爸爸看看,周天子吃的九鼎里面都是哪些肉。”

    “这个简单,牛、羊、乳猪、鱼、干肉、牲肚、猪肉、鲜鱼、鲜干肉。”

    “阿心啊,你这不是忽悠爸爸吗?干肉和鲜干肉什么区别?乳猪和猪肉不都是猪吗?鱼和鲜鱼不都是鱼吗?哪里来的都不一样?”

    “我还真没认真研究过这个,我对古代吃食不怎么感兴趣,不过确实也有一种另外一种说法,说的是九鼎里面放了牛肉、羊肉、鹿肉、猪肉、乳猪肉、狗肉、野鸭肉、雉肉、鸡肉。”

    “不对啊,阿心,你看你这另外一种说法,猪肉、乳猪肉、不还一样都是猪肉吗?”宗极语重心长道:“你可是学的文物和博物馆专业,你妹妹可是每天都以你马首是瞻,你可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就算了,知道周天子的九鼎八簋装的是什么,这可是鼎鼎有历史意义的事情。”

    “为什么呀,爸爸?”

    “那你不知道都有什么,爸爸怎么能给你做一顿周天子才能吃到的饭呢?你要是九鼎八簋都没有吃过,爸爸又怎么忍心把你一个人留在国外呢?吃也吃不饱,睡也睡不好,还得自己收拾、自己念书、自己吃饭……”

    “爸爸,要不要越说越夸张,回头聂教授还以为我长这么大了,还得你喂饭。”

    “阿心需要喂饭吗?”宗极满脸期待。

    “可以了爸爸,这一局,我输了!”

    聂天勤在一旁看得有些傻眼。

    不算有隔阂的这十四年,他自认为和儿子的关系是很好的,却也从来没有和睦到梦心之和宗极的这个程度。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什么都能聊?